11111

斯里蘭卡菩提古樹贈植清遠佛岡觀音山

2012年3月18日,斯里蘭卡威加雅南達佛學院贈送2600年菩提古樹移植慶典在廣東清遠佛岡觀音山王山寺風景名勝區舉行,來自海內外包括中國佛教協會以及台灣、香港等地區的多位高僧親臨主法,與社會各界人士共同見證了這一盛事,斯里蘭卡社會主義民主共和國駐成都領事館領事蘇木杜向佛岡觀音山王山寺發來賀信,稱“斯里蘭卡佛學院贈送貴寺佛祖親種菩提聖樹,是斯中兩國文化交流和友好往來的盛事,是兩國友好的象征。”菩提樹再次成為我國和斯里蘭卡兩國以及東南亞各國人民友好交往及文化交流與合作的使者和紐帶,並對建設“和諧社會、文化佛岡、幸福廣東、盛世中華”起到積極作用。

菩提樹在《梵書》中被稱為“覺樹”,以佛祖當年在菩提伽耶的菩提樹下覺悟成佛而被虔誠的佛教徒視為聖樹。在印度、斯里蘭卡、緬甸以及我國國內各地的叢林寺廟中,都普遍栽植有菩提樹。此次斯里蘭卡威加雅南達佛學院贈送並移植于佛岡觀音山的菩提樹,據介紹是用佛祖釋迦牟尼在印度菩提迦耶成佛地之菩提樹原種子,在斯里蘭卡栽培的古樹之一,現樹圍近10米,直徑3米,形態古拙莊嚴。相傳當年釋迦牟尼佛第三次到斯里蘭卡傳法時曾為此菩提樹作加持。2600年來,此菩提樹一直被信眾虔誠瞻拜供奉,見樹如見釋迦牟尼本師。後來位于印度菩提伽耶的聖菩提樹在阿拉伯人入侵時被毀,斯里蘭卡的菩提樹便成了維系佛祖淵源的“唯一血脈”。據稱時至今日,在印度佛教聖地所植的菩提樹,包括佛祖打坐原址菩提伽耶的聖菩提樹,全部由斯里蘭卡的菩提樹嫁接而來。

隨著佛教傳入中國,菩提樹在中國也有著日漸深遠的影響。據《元亨釋書•卷二》載,南朝劉宋元嘉十二年(435)中印度僧求那跋陀曾攜菩提樹至廣州種植,據說植于光孝寺內,現在廣州光孝寺尚存的菩提樹是原樹的後代。唐貞觀年間,大唐玄奘法師赴印度取經時,曾在佛陀覺悟的菩提樹下瞑目沉思,重溫佛陀的教誨。菩提樹成為傳遞中國與南亞各國友誼和文化的和平使者,見證著中國對外交流悠久歷史。

1954年,印度前總理尼赫魯來華訪問,帶來一株從菩提聖樹上取下的枝條培育成的小樹苗,贈送給我國領導人毛澤東主席和周恩來總理。周總理將這棵代表友誼的菩提樹苗轉交給中國科學院北京植物園精心養護,使之生長茁壯,枝葉茂盛。每當有國內外高僧前來時,植物園的這棵菩提樹都會受到高僧們的頂禮朝拜。這棵菩提樹也成為中印兩國人民友誼的象征。

1989年5月,斯里蘭卡維普拉沙拉(WIPULASARE)長老代表蘭卡佛教協會,護送兩棵菩提樹苗到台灣,受到隆重的迎接,並植于智光佛教大學的院內。

2005年l0月,中國雲南佛教協會前往斯里蘭卡迎請佛陀當年成道的菩提聖樹分枝。斯里蘭卡僧王、佛牙大臣、菩提長老一行11人組成代表團,全程護送三株聖樹到雲南。同月25日,雲南近千名僧眾分別在昆明圓通寺、西雙版納總佛寺和雲南佛學院,隆重舉行聖樹安奉儀式。

此次佛岡觀音山王山寺風景名勝區接受並移植斯里蘭卡威加雅南達佛學院贈送的菩提古樹,是中國和斯里蘭卡兩國人民友好交往和文化交流的盛事,也是菩提聖樹在現代中國的又一次傳承。菩提樹再次成為我國和斯里蘭卡兩國以及東南亞各國人民友好交往及文化交流與合作的使者和紐帶,並對建設“和諧社會、文化佛岡、幸福廣東、盛世中華”起到積極作用。

http://big5.ycwb.com/news/2012-03/19/content_3747967.htm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聞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